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爱书高 > 都市言情小说 > 狂婿陈铁最新章节

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鲜血开道

狂婿陈铁 | 作者:答案永远倔强 | 更新时间:2020-08-01 23:50:03
推荐阅读:美女总裁的特种兵王秦良我的邻家空姐林烽我的贴身校花唐宇龙组特工叶少枫特种兵痞在都市段浪终极特种兵王林臻极品最强大少林风专职美女保镖孟秋雨逍遥兵王混乡村萧易冷艳总裁的超级狂兵秦穆然

  由爱书高网提供的《狂婿陈铁》的“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鲜血开道”,请谨记我们网站:https://www.ixiaos.net。


很多事,其实已经无从考证,所以有时侯,便只能靠猜测去杳像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陈铁说九爪龙帝进狱海见的是三位天帝,这当然也只是他的猜测,不过,他这个猜测并不是空穴来风。

至少,进了狱海之后又安然无恙地走出来,这点就挺诡异的,但如果说龙帝进狱海后见的是三位天帝,那倒是很合理了。

否则,怎么解释龙帝进了狱海后还能安然无恙?

听着陈铁的推测,秀樱也陷入了沉默,良久才说道:“你说得不无道理,只是当初的可相如何,或许永远也无从得知了。”

确实如此,当初的事已过去太久太久,而且,九爪龙帝已经死去,那么,想知道九爪龙帝进狱海到底经历了什么,这已经不可能。

陈铁摇头叹了口气,他想起自己遇到九爪龙帝时,那会儿,龙帝尚存有一丝执念,如果当时他知道狱海之事,那么他绝对会问一问龙帝进狱海后经历了什么。

不过,现在想这些也没用了,没有什么是能早知道的。

想了想,陈铁说道:“你说,还能找到九爪龙帝获得的那块令牌吗?”

秀樱当即摇头,说道:“几乎不可能了,谁知道龙帝是否从狱海出来后还有没有带着那块令牌?另外,此事已过得太久,对我们其实没什么帮助,我们要去狱海,最终还是得靠自己。”

陈铁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你就查到了这件事,关于狱海,就没有其他讯息了?”

“当然,不过都是一些没用的讯息,无非就是记录了很多人进了狱海都没有再出来的记载,除此之外,狱海的讯息一片空白。”

得,也就是说,对于狱海,两人根本就没有一丝有用的讯息。

“我们其实对狱海还是有了解的,比如,我们都知道,去狱海几乎百分百会死,所以,你不考虑一下不去了吗,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的。”陈铁说道。

秀樱瞥了他一眼:“滚。”

“滚就滚,那么凶干啥。”陈铁不爽地丢下一句话,然后,麻溜地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

他劝这女人别去狱海,是为这女人好,结果还不识好人心,太过分了,果然,老祖宗说得对,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遇到危险,你别哭着喊着让我救命,呵,我实力比你强……”陈铁忍不住轻声自言自语了一句。

秀樱自然听到了这句话,一时间挺无语,陈铁这家伙,有时侯挺无耻,修炼的时侯又挺拼命,现在嘛,就挺小气。

她就说了一个滚字,结果这家伙还惦记上了,这气度,比她一个小女子都不如。

她以前,在银子与虬天身死之时,可也是救了陈铁的好么。

“你像个娘们。”秀樱想了想,冲着陈铁就说了一句。

刹那间,陈大爷跳了起来,大怒道:“你才像个娘们,你全家都是娘们……”

面对陈铁的怒气,秀樱却是闭上了眼,当没听到没看到,别说,把这个无赖激怒,看着他跳脚,还挺有趣的。



万界船的速度很快来,这也是秀樱敢说一个月赶到幽幻城的原因。

无聊的日子终于是在远远出现了一个布满了火焰的星辰后结束。

察觉到那颗星辰,秀樱立即站了起来,同时心念一动,已经把万界船收了起来。

两人屹立在星空中,秀樱指着那颗布满了火焰的星辰,说道:“那是阳裂星,幽幻城就在阳裂星上。”

陈铁点了点头,虽然还隔着很远,但他能想像阳裂星的环境到底有多恶劣,不过,那等恶心的环境,对于修士而言却是问题不大。

接下来,两人也没有浪费时间,花了半个小时左右,便到达了阳裂星上空,并且,站在了一座建在火焰之上的城池城门前。

城门似乎是用某种神金所铸,在恐怖的温度下,丝毫没有融化的迹象,反而散发着丝丝凉意。

“眼前的就是幽幻城了,不过,想要进城,可没那么简单,要交出一样东西才能进城。”秀樱说道。

陈铁有些意外,刚准备问要交出什么,秀樱已经用行动给他答案了。

只见秀樱伸出手指,指尖处突然出现了一滴血迹,随后,秀樱直接是把指尖的血迹,涂抹在了眼前的大门上,只是倾刻间,那血迹便被大门吸收了。

“此门有禁制,禁制不知是谁所留,但除了以血涂抹在门上,没有其他方式能进城。”秀樱说道。

陈铁皱眉,此地太过诡异,竟要以血进城,想了想,陈铁问道:“不能强闯吗?”

交出自己的血,于修士而言,可是件需要慎重的事,他不想交。

喜欢狂婿

狂婿陈铁最新章节https://www.ixiaos.net/shu/1238/,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帝婿李凡极品捡漏王陈宇御宝天师王轲万古第一豪婿丁凡穷游青藏赵青老周我的美女嫂子沈思慧杨浩儿媳妇苏晴杨大明花好月圆陈俊苏茜茜借宿母女赵宇孙曼老张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