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爱书高 > 玄幻奇幻小说 > 左道倾天左小多最新章节

第1425章大战终起!

左道倾天左小多 | 作者:风凌天下 | 更新时间:2021-09-15 14:55:26
推荐阅读:暴力丹尊陈玄逆道战神楚枫战神狂飙叶无缺史上最强师尊林远生死帝尊方岳逆天邪神叶凡万古天帝聂天实力不允许我低调肖锋帝霸李七夜绝世武魂陈枫

  由爱书高网提供的《左道倾天左小多》的“第1425章大战终起!”,请谨记我们网站:http://www.ixiaos.net。


亲子陨灭,妖皇如何不勃然大怒,可下令追捕凶手,彻查凶手来历,查来查去却始终不得要领,没有任何线索可言。

而妖庭气氛却是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谁能在亿万妖族汇聚大军之中刺杀妖太子?

妖皇三太子可是大罗级数强者,遭遇袭杀,竟至陨灭,不但无能示警,竟然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岂不证明对方实力高深莫测,强得超乎想象?

可当世强梁就那么些,能够做到的同样只有那么几个!

巫妖两族心下的怀疑对象,不约而同的将目标放在了彼此身上。

诸圣尽皆离去,阿修罗族经过十方围杀一役,已形式微,冥河老祖实力锐灭,说句不好听的,已不具备作案条件。

魔祖罗睺,虽然拥有十足的作案实力,但此人……自太古以降,从来不曾行此暗算偷袭伎俩,更遑论暗袭一个后辈,是凶手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再然后是人族……虽然人族气势大增,但纵观整个人族,拥有这般能力者,不出左长路一家子,然而以巫妖两族对这一家子的了解,没可能是他们动的手!

这么算来算去,就只剩下巫族妖族这个老对头,除了对方,竟是再没有比较靠谱的怀疑对象了!

嗯,巫妖两族都刻意的忽略了灵族,灵族素来没有强者,就算有挑拨离间的动机,也没有作案的实力,当然可以忽略不计!

洪水祖巫怒冲霄汉。

白云亭是他的师弟,虽然一直以来,他与这位师弟存在有极多的观念冲突。

比如洪水向来主张堂堂正正,而白云亭却认为战争,为了胜利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才是兵家之道。

阴谋诡计,这等族群战争中大行其道,才是王道!

对于洪水大巫所谓的惺惺相惜,所谓的英雄重英雄等说法,白云亭向来都是嗤之以鼻不屑一顾,甚至是直斥其非,累人累己。

但是白云亭的战争指挥才能,却是巫盟公认的第一人,军师隽才,无与伦比。

丝毫不夸张地说,若是全然由白云亭来指挥巫盟军队战力,诸位祖巫都不用如何出力,只要不拉后腿随便掣肘,即便是跟李成龙掰腕子也非难事。

当然,这也是这么多年以来,洪水大巫在很多时候都会将白云亭放逐出去的重要原因所在!

因为白云亭指挥才能实在是太牛逼了;对上东方正阳这等百战统帅,随随便便都能打得有声有色,指挥才能,军师才能,隐隐有凌驾于其上的迹象,但是……巫盟综合战力却是要比星魂高得多……

若是纯然任由白云亭发挥的话,恐怕星魂早就灭了,根本就不符合以战养战积蓄自身实力,以应未来应付妖族的基准方针。

如今,正是巫族生死存亡关口,合该白云亭的实力可以尽情发挥大展身手的绝佳时机;所以在上次帝江祖巫犯下严重的指挥错误之后,洪水祖巫就联合了所有大巫,以及部分祖巫,强行剥夺了帝江祖巫的指挥位置。

巫盟总指挥,变成了白云亭,就只得他一人的声音。

而接下里一段时间里的巫盟军队,士气空前高昂,纪律更是严明,言出法随,令行禁止,个人战力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总体战力,却在白云亭整合之下提升了最少三成,可说大事可期!

可就在这样的关键时刻,白云亭被刺杀了!

这可说是巫族无法承受之痛,怎不四下查找凶手。

一时间,两大阵营,形成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诡谲氛围。

然而,所谓严密戒备似乎没有什么作用……

这一天的晚上。

随着轰的一声突兀爆响,瞬时惊散了静谧。

洪水,共工等祖巫齐齐飞身而来,却就只见到一道黑影一闪而逝,显见是撕裂空间的手段。

共工与帝江丝毫不见迟疑,齐齐撕裂空间追了过去,穷追不舍。

洪水犹豫了一下,还是第一时间赶到了事发现场,确认状况。

“无边!”

洪水仰天怒啸。

无边大巫死了.

整个人被打得支离破碎,死状,惨不堪言!

冰冥烈火等人先后到来,看着现场,就只留下一个脑袋还算完整的无边大巫,人人都是怒愤填胸、悲戚愤怒,心里压抑得好似随时都要爆炸了一般。

这才几天?

以往情同手足,数万年聚在一起的十二个兄弟,竟然少了足足四个!

那么,剩下的还能活多久?

全部消失在这个人世间……还需要多少时间?

“老大!”

烈火大巫眼圈通红,对洪水道:“此仇此恨,我们一定要报!不管是谁,这一笔账,不死不休,九死无悔!”

冰冥大巫等也是群情汹涌:“对,此仇此恨,不死不休,九死无悔!”

洪水咬着牙,沉声道:“此仇此恨,不死不休!”

他眼神看着面前,无边大巫的头颅,无边大巫双目圆睁,眼中全是愤怒与不甘。

“兄弟……”洪水大巫伸手抚上无边大巫的眼帘:“安心去吧,哥哥发誓,一定为你报仇!不管……仇人是谁!”

手掌落下,将无边大巫怒睁的眼帘合上。

“有人在挑拨,挑拨大战重启。”

洪水缓缓站起身来,道:“接下来,高层不要分开,袭杀还将继续。”

“有人在挑拨?”

风帝大巫皱眉:“此言何意?”

“小多曾告诉过我,有人在挑拨,希望我们早日开战,令到战事重启,平衡不复……”

洪水叹了口气:“所以这段时间里,高层一直紧缩,就是怕被人钻了空子……”

风帝大巫大怒道:“用我们的命来挑拨?”

烈火哼了一声,压着火气,道:“不用我们的命,难道铲巫盟一棵草就能挑起大战么?”

嗖嗖……

共工祖巫与帝江祖巫飞身而回。

“追到了没?”洪水大巫问道。

他这句话问的很没有力气,因为很明显的没有追到。

但是,帝江的看家本领便是空间之道,都已经看到对方的踪影,竟然追之不及,这可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一路追到星魂上空,并没有截住。”共工祖巫皱着眉头,满是郁闷的说道:“那黑影钻进星魂军队大营,再也找不到了……”

“我们两个……遇到了那个什么……摘星帝君……”帝江道:“简单说了两句,就回来了……”

说着很隐秘的看了一眼洪水。

洪水面沉如水。

帝江道:“会不会是星魂那边……贼喊捉贼?”

洪水断然道:“绝无可能!”

“凡事不要说的那么绝对,这世上岂有什么事是绝对的!”

后面进来的强良祖巫不满意的道。

洪水眯起眼睛,森然道:“对星魂那边,本座就能说得这样绝对!而且……人家提前也通知过我们,将有变故,防范疏漏,是我们自身的问题,与人何尤。”

强良冷笑一声,不再说话。

“彻查,不要放过任何的蛛丝马迹。”

洪水面沉如水。

烈火大巫与冰冥大巫等俱都眼含热泪,一扭头走了出去,一个个只感觉心里憋闷得要爆炸了。

“议事厅!”

五分钟后,议事大厅之中,所有大巫祖巫齐聚一堂,一个个的尽皆面沉如水。

讨论从一开始的平缓,渐渐变得剑拔弩张,以强良为首的几位祖巫,言之凿凿,认定此次就是星魂所为,至于之前的通知,不过是故布疑阵,瞒天过海。

而以洪水大巫为首的另一部分坚持认为是有人挑拨。

当然还有人认为,也许是妖族干的,嫁祸星魂,藉此挑拨两边关系,想要坐收渔人之利。

但这么多强者,就只有共工和帝江看到了那一个黑影,连身材到底如何都没看清,更不要说正脸。

“当今之世,有这种修为的,一共也没有几个人?”

“诚然,如此强者委实屈指可数,就那么几个,一个个排除,怎么就还找不出凶手?”

“反正我就是认为,这就是星魂人族做的,什么有人挑拨……呵呵,这种话,也就那种憨憨才会相信……”

“我更倾向于是妖族,不过妖族能做到这一点的,也就妖皇等三个人而已。”

“鲲鹏或者也有此能力,但是鲲鹏绝对做不到在两位祖巫追踪之下还能半点痕迹也不露。”

“如此说下来,岂不还是人族的嫌疑最大。”

“……”

讨论渐渐变成了争吵,争吵变成了激烈的争执,最终更是差点打起来。

洪水大巫坚决不认,一口咬定,此事绝不是左小多等星魂高手所为。

“呵呵,反正死的是你兄弟,你既然咬定人族无辜,不会做这件事,那吾倒要看看你究竟要如何为你的兄弟报仇!”

强良祖巫自从上次被洪水打了一顿之后,对这位后起之秀,心里意见可是很大的。

至此,这一次议事,众人不欢而散。

洪水带着烈火夫妻,冰冥,风帝,丹空,金鳞,西海,无毒,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大哥!”

烈火等面容悲戚。

洪水目光从七位兄弟脸上绕了一圈,眼圈陡然一红,差点掉下泪来。

曾经威震天下的十二大巫,气数圆满,如今……竟然就只剩下了八个!

“你们呢?究竟是怎么想的?”

洪水问道。

“老大,左小多说的话,我还是信的,那小子虽然骚浪贱了一些;但偷袭暗算这么无耻的伎俩,应该还是做不出来。”金鳞大巫。

“就是,他们那一家子虽然贱还有小气,但说到别的毛病还真没有,即便是贱跟小气都是堂堂正正,一切都放在明面上的。”风帝大巫。

“我赞同,左小多不会做这么无耻的事情,他虽然每次都能贱你一脸血,但也就只是贱而已……”冰冥大巫点头。

众人一起侧目。

特么的,难道这世上还有人比你更贱?你怎么好意思说呢?

若不是现在的心情实在是太过于沉重,只是冰冥大巫这句话,就足以让众人群嘲一顿。

“大哥,您说有人挑拨,究竟是谁挑拨?”

“干系重大,这个还真不能跟你们说。”洪水大巫叹口气,道:“我只能说……现在,很危险,大家都很危险。”

“无边的死……若是我没猜错,应该是那边动的手。”洪水眼神中如同有火焰在燃烧。

“哪边?”烈火等一起激动起来。

洪水沉吟了一下,道:“纵使现在无边陨落,现实凝然眼前,我仍是觉得……不现实……他…他怎么会…真的……”

众人一头雾水。

异口同声要求洪水说明白,但是洪水始终没说。

因为他委实不敢相信,更不想相信,那位,竟然会做这种事!

随后,洪水径自去了共工那边。

一如他之所料,祖巫们正在这里聚会,而且是以屏蔽了所有,成了独立天地的极端私密……

“我不信道祖会做这等事!”帝江祖巫的态度很明确。

其他祖巫也都是连连点头。

这便是分歧。

洪水烈火等相信星魂人族,相信左小多给出的信息。

而帝江共工等则是更相信道祖。

得自左小多的通知,让众人很不痛快。

道祖何等样人,岂是你所说的那种人?

简直是荒天下之大谬!

这也就导致了各自坚信,各自坚持,难有定论!

此外,诸如句芒祖巫与烛九阴祖巫,始终坚定地认为,此事乃是妖族下的手,但他们更加没有凭据。

想要报复,师出无名,无从下手。



巫族这边正在开会,妖族那边却是更形混乱起来。

先后有三位妖帅,被来袭之人强杀陨灭;强如朱雀圣君,因为来袭敌人来得突兀,急疾反手应对,却没有接下来,致令身负重伤!

待到详细观视那伤痕之余,却让妖族众位高层愤怒不已。

那是一道巨大深邃的刀痕,而环顾当今之世,能够用刀一击重创朱雀圣君的,就只得一人——星魂第一人,巡天御座,左长路!

纵使妖皇帝俊和东皇太一坚决认为,一定不是左长路所为,但下面的妖众却已经群情激奋,难以抑制。

一股暗潮,点滴酝酿,渐次澎湃……

星魂大陆这边,在平静了几晚上后,终于也出事了。

遭遇袭击的乃是道盟那边,道盟仅存的五老之一霜道人,当场被杀,一起陨落的还有道盟的一位天王以及数十位高手。

动杀手段,乃是以纯粹力量为要,强势轰杀!

而当时最擅长这种手段的,舍巫盟的诸位祖巫、大巫其谁?

雷道人等人眼见老兄弟陨落,伤心至极,群情汹涌。

齐齐对天发誓,意欲为兄弟报仇。

道盟摩拳擦掌,战意冲天……

接下来,接连不断的出事,几乎所有的事情,所有意外,都有所指向,各有符合人设的凶手目标。

如连续几次的巫族天王被刺杀,凶手都是逃到星魂那边去了。

还有妖族那边,也都是差不多的状况……

而人族这边,追查凶手的最后痕迹,要么是追到了妖族大本营,要么是巫族大本营,分外的明显……

在这样的不断积累之下……矛盾越来越形激化,逐渐累积到了三族高层也压不住的地步。

诸位牺牲的天王的亲人,心腹,兄弟……等……

死去大巫们的家人,心腹,兄弟,手下……

诸如此类的等等等等,长久的狂怒悲愤累加血气,已经彻底的压不住了。

终于在这一日……

在巫族又有一位天王被杀之后……

强良祖巫与句芒祖巫一路追踪敌人到了星魂人族一方……这次并没有接着返回,而是直接降落下去,索要敌人无果之余,凶性大发,大杀一顿……

而这里正是道盟大军的驻扎之地。

雨道人第一个赶到,悲愤之下即时出手入战,却被两位祖巫顶着大军,生生杀死。

然后两位祖巫在千军万马中,杀出一条血路,扬长而去。

兀自一路狂呼:“这才过瘾!”

“特么的真过瘾!”

雨道人战死!

在万马军中,众目睽睽下,死在祖巫手里!

大战的序幕,亦就此拉开!

对于这样的结果,即便是李成龙也是无计可施,无可奈何。

这样的不间断挑拨持续得实在太久了,关键自始至终抓不到真正的凶手!

在这种时候,你说你没做。

谁信?

每一次敌人都是逃到你们这里消失了,然后你们出来就喊冤枉,你们没干。

那谁干了?

差不多的时候,妖族那边一看巫族这边大打出手,大开杀戒,下意识的认为巫族那边找到了证据,确定是星魂人族这边下的手,顿时激动狂热了起来。

一位妖帅更是直接提兵而来,加入战局,令到状况越发的不可收拾起来。

这种情况下,就算是左长路一家与妖皇东皇一家与洪水齐齐站出来辟谣,解释,也已经是无济于事。

嗯,你们高层惺惺相惜,你相信我,我相信你,难道下面的性命,就一个个白死了?

我们今天相信你们说的,晚上兄弟们一个接一个的死。

明天相信了,晚上还是一个接一个的死……

请问,你们说不是他们干的,拿出证据来?

最最关键的还在于,祖巫强良跟句芒是真的出手灭杀了道盟雨道人,此事,必须得有一个交代,也因此,令事态急转直下,再无转圜余地!

大战,就在这般极力拖延和压抑之中,轰然爆发。

爆发得让三族高层,叹气无余。

纵然高层们地位再高,威望再重,也已经压不住整个事态!

一位大巫,妖帅,天王,等这样的地位的人,具备多么大的能量,这是显而易见的。

数万年数十万年的时间里,在军队中盘根错节的关系有多少,那是无法想象的。

多少朋友,兄弟,心腹,亲卫,徒弟,子孙……

一手提拔的人有多少……

常年跟随他的人有多少……

这些,简直庞大至极。

这种存在,若是只有一个死了,高层完全能压下来,但是两个呢?三个呢?

五个呢?

不断地死呢?

再高的威望,也压不住的。你们高层与对方有联系,但是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到了这等民意沸天的时候,一个火星子,爆出来的就是一片火海!

天崩地裂!

仇恨积累到了这等地步,不让他们宣泄出来,已经不行了!

已经有不少死去的高层的铁杆对统治者不满,悲愤自杀。

……

战争一起,首先是几十万人冲入道盟领地,随即妖族那边也突然杀出来上百万……黑压压的飞临战场之前,踩在禁空领域的限制下落下来。

但却是一个个悍不畏死的冲上来。

随着道盟这边人类军队坚守反攻,伤亡骤然间火山爆发一样增加,巫族和妖族的后续军队,顿时点燃了炸药一样的狂冲而上!

三族大战,就在三族高层痛心疾首眼睁睁看着的情况下……

打了起来。

而且越打越是不可收拾。

越打越是停不下来。

对于这一点,左小多等人都是郁闷至极。

“肿肿,想个辄。”

“没办法。”

“没办法?”

左小多都愣了。

李成龙叹口气,道:“我给你打个比方,比如说,是巫族来通知咱们,有人挑拨,可能会有大事件,会有高层被刺杀,要加强防备,你会怎么想?”

“然后通知之后,龙雨生就被刺杀了,你怎么想?”

“忍下来,没目标,竭力查找凶手的同时……李长明又被刺杀了,死了,你怎么想?”

“忍了两个,我们需要不断地做万里秀和雨嫣儿的工作……然后这个时候,余莫言被刺杀了……你怎么办?”

“再忍下去,项冲被刺杀了……”

李成龙无奈的说道:“左老大你和人家认识,你觉得人家先通知是善意,而后续发生的事情,你相信不是人家做的;但是,万里秀雨嫣儿和战雪君怎么想?”

“你能压住这个仇永远不报?这不可能吧?”

“当有导火索的时候,万里秀等人冲出去悲愤的战斗了,然后有人战死了……这个时候你还要说你相信对方?能行么?”

李成龙道:“这是一个死结。也就是说这一战,势在必行。没有任何办法。”

左小多叹口气:“其实还是有办法的。”

“没有任何办法。”

李成龙冷静的摇头道:“只因为现在三族高层实际上心里……也都想要打。”

“这才是最主要的因素。”

“因为各种情分,各种关系,大家一直不约而同的拖着……但是大家每个人心里都明白,这样的一战,不可避免。”

“下面这么一打,从某种方面来说,其实也等于是顺水推舟了……这才是最重要的。”

“在这种情况下……你还想要制止?”

说完,两人一起仰天长叹。

只是听现在外面正在动员的声音就知道了。

“此乃存亡之战!”

“族群灭亡之战!”

“不是他们死,就是咱们死!”

“这不是之前的日月关攻防战!”

“你们心里一定要清楚!”

“对敌厮杀,一定要下死手!”

“什么交情,什么这么多年的惺惺相惜,什么感情,什么亦敌亦友……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都给老子扔到脑后去!”

“心乱哪怕一秒,你儿子都没爹了!你媳妇就被别人搂着了!”

“我郑重警告你们!尤其是你们这帮从日月关前线战斗了无数年的家伙!”

“因为心软死了,没有任何人同情你,只会耻笑!”

“耻笑你是个傻逼!”

“……”

“这一战,就不说什么建功立业了!这是为了整个人类谋万世!”

“心存一线怜悯……你就有可能是整个人类的罪人!”

无数的军官们在声嘶力竭的喊着,动员着。

“你听到了么?”

李成龙问道。

左小多苦笑。

“参战吧!”

李成龙淡淡道:“我要告诉你,妖皇帝俊当然感谢你救了他儿子,但是如果你和他对战的话……但凡他有机会杀了你,他依然会流着泪,很愧疚的将你砸成齑粉,形神俱灭的。我能保证他会对着你的尸体,非常愧疚的对你说对不起的。”

……

大战已经全面掀起。

虽然很不情愿,虽然从某些方面来说,乃是中了别人算计。

但是事情就是这样发展的。

而且一上来,人族军队就陷入了极端恶劣的局面。

巫族军队,妖族军队,两面夹攻,疯狂的冲来!

连绵十万里战场,处处都是血肉磨盘。

左小多的不够大队,第一时间投入了战场!

随即李成龙直接平地起高台,建立指挥部,左小多和左小念隐身在高台上保护统帅。

这是必须要有的,因为现在的刺杀者,可不是一般人。

若是指挥全局军队的军师在这个时候被刺杀了……

人族军队本来就被两路夹攻,那就更加不妙了。

面对这样的刺杀者,就连左长路和吴雨婷在这里保护,都完全不起作用。

唯一可以保证李成龙万无一失从容指挥的,就只有左小多和左小念。

或者……还未必!

一道道军令,从李成龙口中从容发出。

一支支军队,箭矢一般的冲入前方战场,有太多的军队,就在李成龙一声命令之下,冲过去便如烈阳下的雪花,直接融化在战场中

所为的,不过是为旁边的兄弟部队争取十秒,或者五六秒的时间……

道盟的军队一侧,几乎是在火山爆发中雪崩一样,血浪狂猛冲起的那一刻,让高台上的左小多几乎以为冥河老祖杀来了!

妖族鲲鹏妖师率领大军,直接扑进了道盟军队!

瞬间千里血海!

……

【七千。】
你觉得内容有误?请告知我们。QQ群:922135764
左道倾天左小多最新章节http://www.ixiaos.net/shu/5284/,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玄幻:我是天命大反派姜太一镇天战神林天策恐怖复苏:开局始解流刃若火方泽圣子实在太高调了秦长歌做好事就变强孙恒我在诸天传道钟世明九天神尊萧战天无敌从满级开始君无邪荒古天帝之邪眸牧荒从废土开始疯狂进化张然